当前位置: 主页 > 首都之窗 >

今日头条眼里的人性:由“算法”而渐次深入的丑恶_IT新闻…

时间:2018-04-02 20:54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1 月 2 日,在被网信办约谈、暂停更新部分频道内容后,今日头条平台宣布关闭社会频道,将新时代频道设置为默认频道;同时宣布封禁、禁言账号 1101 个,可谓挥刀自宫。打开新的今日头条,俨然就是人民网加搜狐新浪千龙网的混血儿。今日头条恰如一辆高速行驶的列车,被紧急叫停,少了速度的高铁,和绿皮火车无异了。不过这样,对于火车还是对于乘客,都是好事。客观而言,今日头条能够在短短 5 年多的时间里,就打造一款日活超过 1.2 亿的平台级、杀手级产品,并在问答、短视频、小视频、社交等领域快速推进、业务扩张得有声有色,在移动资讯客户端领域,创造了神话般的奇迹。在过去的几年中,今日头条在中国互联网行业里,经常和美团、滴滴、小米等中生代一起被提及,和前两者更是组成了 TMD组合,这在媒体式微的今天让当下靠码字为生的媒体人还有一念尚存,只可惜的是那些惜字如金、有着文字洁癖的传统媒体人以内容为王的信念未得到实现低级趣味的内容为王。今日头条一直把自己定位成 AI 技术公司,用算法做内容推荐,但是算法推荐的信息有多不靠谱,多么无底线,广大网民特别是孩子们的家长感同身受,甚至伤痕累累。有人说,今日头条的日常推送,除了头条,难觅新闻。大量低俗甚至垃圾信息,以新闻的名义,打着算法推荐的招牌,蜂拥而进南来北往、男女老少的网民手机页面。其实,算法后面,是网络商家的精心设计,什么低俗离奇就推什么,只要有粘度有流量,就代表着广告商的青睐,代表着滚滚而来的利益。智能算法、机器算法一直以来都是今日头条引以为豪,也是其认为的产品重大创新所在。通过领先的算法,今日头条能够提供给用户他想看到的,从而达到人人不同、千人千面。但是,今日头条忽略的是,算法考虑的只是准不准,而不管对不对,而对于新闻行业而言,除了客观及时地传递新闻资讯之外,还担负这传递社会主流价值观和正能量的责任和义务,在当下的中国更是如此。这与张一鸣本人有莫大的关系,作为一位不到 35 岁的年轻人,张一鸣创建了一家准 300 亿美金的公司,已然是万里挑一的青年才俊。纵观当下,这样的青年才俊比比皆是,有雄心,漠视一切,唯独忽略了自己的内心。张一鸣表示,今日头条不模拟人性,也不引导人性。并说道,你们文化人给了我们太多深刻的命题。那么,他话里的意思就是,我只客观反映人性。张一鸣曾经说过,在理念上,互联网全平台的三种内容基本上都是从头条平台上起来的,为什么别的平台起不来,因为理念不一样。张一鸣一直在强调的理念到底是什么?当今日头条从资讯涉足到视频、问答等领域时,边界又在哪里?除了骨子里崇尚技术崇尚自由之外,张一鸣这种人心中有无边的野望。从今日头条,既要做移动资讯、泛视频、问答,也要做社交、国际化、投资并购,就可见一二。纵观企业界,鲁冠球、柳传志、马云、张近东那个没有野望,这种野望是通过自己的产品改变大众从而改变企业生态,他们实实在在的让这个社会改观,他们的财富也让大众心安理得。今日头条,赚取人性中的丑恶的利益,而这种只会让今日头条越发陷入低俗而不可自拔。西方新闻史上,黄色新闻一度泛滥成灾,毫无底线地满足人们生理需求的做法,受到公众谴责,于是社会责任论产生,认为媒体应当对社会负有责任。双创以来,成千上万的企业应运而生,我们每天看见是大小会议上创始人热情洋溢的侃侃而谈,谈技术、谈市场、谈融资、谈风口,唯独没有见到谈道德,谈公益。曹德旺作为一名老企业家,在那个做企业千难万难的年代,把企业拉扯大,而他给社会捐助了 80 亿的慈善款,他也有野望。机器不懂格调,不懂情怀,张一鸣看来这是一种没有价值观作导向的优势,其实,在这些年里,蜂拥出了很多没有价值观做导向的技术,而被没有价值观的人利用。在今日头条上,我们会看到形形色色的内容,其中最多的往往是那些明星八卦、低俗趣味之类的东西,因为,在所谓的智能推荐规则下,低俗段子、恶趣味的娱乐新闻成了人们关注的焦点。同时,由于此类内容的受众极广,系统也就自然而然地更多地推荐,在优质内容与点击流量之间,头条显然是选择了后者。这样的情况下,今日头条的优质内容相对来讲就显得寥寥无几。离开了人工筛选的一环,劣币驱逐良币也成了必然后果,标题党、猎奇类等以人性弱点来吸引眼球的内容就会更多的汇聚,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垃圾场。那些数亿的头条用户,表面是阅读,实则是在拾荒。早在 2015 年底,今日头条就公布了一则"关于放宽头条号入驻标准的公告"。公告表示,让任何人自由发文,不问资质,对一个推荐算法驱动的平台是高风险行为,但为了鼓舞创作者、推动资讯流通的开放和平等,今日头条仍然决定艰难做出了改变。互联网搬运工早已有之,而头条巨大的平台就成了他们展示才华最好的工地。他们从贴吧、微博、门户等地方随便扒拉几百字,通过简单的修改,加上几张图片,取一个耸人听闻的标题,然后发布。一篇稿子下来不会超过 10 分钟,每天能写几十篇。然而,就是这么一个看似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投机活动,竟然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产业链。据说,三五人一个的做号小团队多如牛毛,他们一天能产出 100 多篇稿子,轻松带来上百万的流量不是梦。新闻媒体平台有两个条件是必须的:一是拥有授权的媒体内容,一是职业的新闻素养。显然头条并不合格,它更像是一个低门槛娱乐平台,用来消磨时间的工具。追求流量、卖广告才是正事。然而,媒体平台作为具有一定公共属性的机构,本身就被赋予教化引导公众、塑造良好公众品味的期望。技术发展推动了媒介形态的变革,不论承认与否,在这个信息过载的时代,算法推荐消耗的是最为稀缺的时间和注意力资源。拥有流量入口的平台,如果把低俗化、肤浅化的信息一股脑的推送给用户,这种无原则的迎合行为,或许能获得一时关注,但无异于坑粉、害粉;或许短期能带来巨大盈利,但长远来看必将损害自己的公信力与影响力。进一步说,技术创新的边界应该是企业的社会责任。企业想盈利无可厚非,可怎么盈利却有天壤之别。以优质文化产品取胜,这是健康的产业模式,而把低俗内容兜售给消费者,这是不负责任的行为。算法推荐赚取巨大流量红利的同时,是否应该反思这种创新能给社会带来怎样的进步。如果新的媒体平台,只是为了让低俗化、媚俗化、娱乐化的信息更加便捷传播,如果新的技术,只会降低人的思考能力和审美水平,这样的媒介形态和产品创新必将在社会发展中被淘汰。